>

李宁效应:森马、波司登、老干妈奔赴时装周

- 编辑:br88冠亚官网 -

李宁效应:森马、波司登、老干妈奔赴时装周

  导语:国内首个独立运动品牌Particle Fever(粒子狂热),此次作为入选“纽约时装周天猫中国日”的唯一一个运动品牌,带来一支PF全能运动队,在纽约大放异彩。

相信我们中的大多数对 “高高在上” 的四大时装周的认知并没那么多,虽然都知道那些买不起的品牌会按时在几个时尚之城轮番带来最新系列的走秀,但好像总不那么接地气。

李宁在纽约时装周的成功,成为了品牌前赴后继赶往纽约的一剂强心剂。

  Particle Fever一直以非常规的实验态度设计每一件运动穿着单品,彻底从工艺和审美的角度思考运动装的各种可能性,最终创作并打造极具艺术性,科技性和功能性的产品。品牌能坚持其独立反叛的审美,先锋的设计,只用产品说话。

但今年年初在纽约时装周举办的首个 “China Day” 中,中国李宁和 CLOT 炸翻了整个朋友圈,并收获不少业界关注。有了 “China Day”,似乎也让纽约时装周无形中和国人的关系更加紧密。

文 /蒋婵娟

图片 1

先看看这个 “初生牛犊不怕虎” 的品牌,左边这些人是不是不太像常规走秀的?!

谁都想成为那时的李宁。

  PF这次的秀整体和其他品牌相比,并不只是走秀那么简单,PF自己制作了特别的运动音乐和呈现不同的走秀方式,以及立体化的真实全能运动队(PF ALLSTAR TEAM)。

但不管是脱胎换骨的全新李宁,还是由潮流圈好人脉的陈冠希领衔、本来就粉丝无数的 CLOT,都是拥有相当多 “年份” 和 “积累” 的品牌,放之国内也是行业公认的标杆式存在,它们参加纽约时装周、甚至引发讨论和关注也在情理之中。但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个你可能听都没听过的品牌身上,这就有点让人忍不住黑人问号脸了…

2月份的秋冬纽约时装周,一把捧红了在“天猫中国日”走秀的李宁。不到一分钟,秀场同款在天猫售罄。之后,李宁的股价便开始一路上涨,短短40天里,市值暴增近60亿港币。

  Particle Fever团队以艺术化的方式把纽约时装周的秀场打造成一个训练场 —— 融合了艺术装置与训练器材的秀场空间,混杂着喊叫声、喘息声和器械撞击声的音乐节奏,混乱与秩序并存的气氛 —— 全能运动队队员和模特穿行在这样一个秀场之中,行走、慢跑、训练或者累倒在地。我们希望把运动中的激情和疲惫、坚忍和懈怠、力量和松弛、“美”或“不美”一并展示出来,以真实的精神和运动姿态完成一场“走秀”。

这个你可能听都没听过的运动品牌,凭什么代表中国?

李宁在时装周的大翻身,让国货品牌蠢蠢欲动。据不完全统计,本季2019春夏纽约时装周中,参与的华人服装品牌数量高达33个,其中19个更是进入了纽约时装周官方日程,占比高达四分之一。

图片 2Particle Fever 粒子狂热 NYFW SS2019 秀场开始的运动行为艺术表达

在刚刚结束的 2019 春夏纽约时装周中,我们惊奇地发现这次的 “China Day” 日程名单里,除了专柜开满各个 Shopping Mall、你妈都会消费的 JNBY,和已经在国内时装圈拥有一定知名度的 Angel Chen,还有一个名叫 Particle Fever的品牌赫然在列,并且是 “China Day” 的开场秀。没听过也不要紧,根据了解,它成立也就 2 年多…

天猫透露,今年4月天猫将开启第二届“天猫中国日”的信息一经放出,就接到上百个中国品牌前来垂询。最终,三个女装品牌入选,即代表了中国女装设计师品牌的3个全然不同的品类,也代表了当代中国女性的3种风貌:JNBY的知性、Particle Fever的先锋动感,以及Angel Chen的叛逆精神。

图片 3

通常情况下,拥有急速蹿红潜力的品牌大抵至少拥有以下几大特质之一:1. 明星主理人,比如 CLOT,或者比如 Kanye West 现在再做一个品牌,拥有的流量也比很多人的起点高得多;2.大流量 IP 带货,国内国外的带货王们捧红了多少品牌,经常淘宝的你们比我更熟悉;3. “背靠大树好乘凉”,其实这点跟 1 类似,但这里的大树不仅是指明星主理人,还包括丰厚的资金支持。

Particle Fever Lookbook

  Particle Fever希望诠释这样一群神秘人物 —— 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或许是商人、律师、媒体人、IT从业者、设计师、艺术家… … 但他们个个身怀绝技,无论哪一种运动他们都得心应手,运动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界限之分,而是一种对身体极限的追求和对个性审美的体验,在某种层面上看,他们是无冕的全能选手,并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塑造了“超级人类”的真正意义。王菊、UFC的拳击冠军李景亮、闫晓楠以及纽约现代舞团SYREN成员,他们代表Particle Fever呈现PF“全能运动队” —— 一支具有独立精神的小众运动队。不同的身形、不同的人种,甚至不同的运动方式,先锋实验,不做作。

再让我们简单看看 Particle Fever 的履历:成立两年多、团队 80% 成员并非来自时尚圈、独立运营…这些关键字好像和上面的 3 个特质并没有特别强有力的连结关系。但 “China Day” 也不是无门槛想来参加随时来的那种,谁能上全由 CFDA 主席 Steve Kolb 亲自把关。说起来这几年有积累、有实力的国内品牌不在少数,那究竟是什么优秀品质使 Particle Fever 赢得了一张珍贵门票呢?

“这次时装周是平衡商业和艺术很好的一种模式。”ParticleFever CE0九斤表示,天猫的即看即买能让秀场与线上线下零售产生联动,也能将品牌的影响力辐射到国外的媒体、买手及合作商,为品牌商业版图拓展提供可能性,“之前也陆续有一些国外的渠道在联系我们,邀请他们统一来看秀,是一件效率很高的事情。”

图片 4PF在纽约时装周集结的全能运动队队员(PF ALL STAR TEAM)

不管是主办方 CFDA 和天猫,还是 Particle Fever 自己,都希望能够将中国第一个独立运动品牌立体呈现给大家。

而对于急于越洋镀金,摘掉“土”帽子的传统品牌而言,国际时装周无疑是它们转型升级路上,对外发声的理想窗口。

图片 5PF推出的代表当代中国的CHN系列单品

似乎 “独立” 这个字眼在设计师品牌里面很常见,但好像我们也不太明白它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对于 Particle Fever 来说,独立包含 3 个层面。首先,这个独立是独立的审美,运动并不只是外在表达,Particle Fever 更专注于设计的功能性,这种独立的审美是把外观与功能性结合,二者不分主次,同样重要;其次,独立在于 Particle Fever 坚持的独立品牌展现,和很多竞技项目一样,运动是一个团队的概念, Teamwork 是核心,Particle Fever 从设计、品牌内核到呈现方式,都遵循着运动为主的品牌价值观;第三,独立也代表着独立经营,就像上面提到的那样,Particle Fever 团队的 80% 成员并非出自时尚圈,他们之前是 IT 从业者、面料工程师、律师甚至导演,但因为都热衷某项小众运动而走到一起,并且坚持独立运营品牌,不接受来自各方抛出的投资橄榄枝。

先来看两份90后年轻人的履历。第一份:高三辍学玩音乐和电影、获得全国数学奥林匹克金牌,保送北京大学、毕业后被哈佛法学院破格录取就读硕士学位€€€€这是Particle Feve CEO九斤。第二份:伦敦中央圣马丁毕业、实习于AlexanderWang和Vera Wang、毕业一年后就拿到连卡佛的订单€€€€ 这是Angel Chen创始人陈安琪。

图片 6PF推出的代表当代中国的CHN系列单品

除了 “独立” 的鲜明个性之外,Particle Fever 一定也是凭借在设计方面自成一派的实力表现,才力压一种品牌得到这个珍贵的 “China Day” 开场秀机会…

业界一直流传一种说法。近几年来,中国诞生了数以万计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其中不乏拥有顶尖海归背景和家族工厂资源。尽管如此,独立设计师品牌的死亡率依旧高达99%。

图片 7PF推出的代表当代中国的CHN系列单品

到底是哪种实力派?让我们去秀场看看

而这几年他们正慢慢打破年轻设计师品牌曲高和寡的魔咒。以Particle Fever为例,2015年10月诞生,2016年便入驻了亚洲知名买手百货店连卡佛,同年7月,获得A轮千万级融资,投资方包括峰瑞资本,滴滴的天使投资人王刚等。此时距离其上线不到一年。

图片 8PF推出的代表当代中国的CHN系列单品

非常规走秀,把秀场变成真实的训练场:

李宁的情怀加持,这是其他品牌不具备的基因。因此,在纽约时装周Particle Fever的秀场内,品牌带来了一支全能运动队。这只队伍成员并非专业模特,不会走台步,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美和帅。他们都是品牌的粉丝,来自各行各业,因《创造101》走红的王菊便是其中之一。

图片 9PF推出的代表当代中国的CHN系列单品

这次 Particle Fever 的 2019 春夏系列以 “全能运动队” 主题展开,顾名思义,全能运动队包括了多项运动,为了更好凸显这一主题,大秀开场以艺术化的方式还原出一个真实的训练场,不管是平时在健身房常见的跑步机、自行车、举铁区,还是并不常见的蹦床,都被搬到秀场上。

PARTICLE FEVER 此次纽约的全能运动队

本文由模特时尚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李宁效应:森马、波司登、老干妈奔赴时装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