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尔摩斯的前世今生

- 编辑:br88冠亚官网 -

福尔摩斯的前世今生

“谢谢你们有这么古怪的口味”,刚刚揭晓的金球奖,小罗伯特•唐尼拿到了喜剧类的最佳男主角奖,在一番“没有准备,不知道该感谢谁”的说辞之后,他感谢了颁发这个奖给他的记者协会(金球奖的主办方)。他因为在《大侦探福尔摩斯》里扮演男主角,也就是歇洛克•福尔摩斯,而得到了记者协会的青睐。

本片一出,腐女当道。毕竟,盖•里奇都亲口承认了: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关系有些微妙,有那么一瞬间他们会爱上彼此。一时间,腐汁四射……其实,里奇这次施展的是吸星大法:《叶问》火爆了,他就让福尔摩斯耍咏春,来讨好中国观众;丹•布朗红透了,他就让侦探去对付神棍,福尔摩斯分析黑魔法地图那场戏,与《天使与魔鬼》何其相似。

    福尔摩斯是谁?在BBC的《神探夏洛克》出现之前,或者再早一些,在盖•里奇翻拍《大侦探福尔摩斯》之前,人们也许会毫不犹豫地想到那个身着黑色斗篷,头戴高礼帽的英国老派绅士。对BBC来说,改编文学名著似乎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所幸英国有着大量的文学经典作为储备,从莎士比亚到狄更斯,再到奥斯汀与勃朗特姐妹,只要英国人想拍,就不愁没有合适的长篇题材——当然,福尔摩斯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且不提柯南道尔在20世纪初创下的近乎奇迹的人气与销量,单是上世纪80年代的系列推理剧,就已经让这位大侦探在电视上着着实实火了一把。“唯一活着的福尔摩斯”——这是当时人们对该剧主演杰瑞米•布雷特的评价。然而时隔30多年,在DNA与犯罪心理学盛行的年代,这位善于研究血液和烟灰的绅士无疑已经成为古董,而同样,对于那些见惯了《犯罪现场》或者《犯罪心理》之类大场面的推理迷们来说,他们的胃口也变得越来越难以满足。无论如何,在这样的条件下重拍福尔摩斯实在是个比较冒险的选择。就像老派推理正在逐渐失去它的关注一样,今天的福尔摩斯显然也需要一些新鲜的伎俩和元素,才能够重新吸引到人们的眼球。

“古怪的口味”真的很适合这部电影,看过柯南道尔原著的人们,千万不要指望你能在里面看到那个披着大氅、戴着法兰绒帽子、脸型瘦削,手指细长的侦探。可能唯一和原著还比较贴近的,就是著名的烟斗,但不得不承认,小罗伯特•唐尼版的福尔摩斯把烟斗抽出了完全不同的风采。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来演福尔摩斯。老实说,看电影之前我实在想象不出,除了都是瘾君子(福尔摩斯从《四签名》开始注射可卡因),小罗伯特•唐尼和福尔摩斯还有什么共同点。有了因吸毒二进宫的案底,唐尼就算拿着烟斗,都会让人以为他毒瘾又犯了,不如干脆给他一支针管。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是个与爱情格格不入的剩男,对尸体的兴趣远超过女人体;而唐尼太花花公子气,眼神深情得让你想脱衣服。唐尼没有福尔摩斯的鹰钩鼻,福尔摩斯没有唐尼的拉碴胡子;唐尼没有福尔摩斯的瘦高个,福尔摩斯没有唐尼的腱子肉。最让我担心的是,这个以演《卓别林传》起家的家伙,会把侦探之王整成一个小丑。

由此看,BBC公司却似乎是有着某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态度。通常而言,对于那些刁钻的、渴望从银幕上不断寻找惊喜甚至奇迹的观众来说,炒冷饭永远不是好的选择,而事实上,BBC开始也并未对该剧抱有很大信心。他们在2010年小心翼翼地推出了该剧的试播集时,并未想到它会收到相当不错的反响。令他们惊讶的是,这个有点“阿斯伯格综合症”式自闭,喜欢将尸体零件与晚餐的牛排混冻在一起,时常嘲笑同伴,并且有着一头惹人喜爱的卷发的夏洛克,竟然从一出现就赢得了人们的关注和掌声。《神探夏洛克》第一季一经推出,收视率爆棚,本尼特也由此从一位常在各种电影和电视剧里打酱油的小角色摇身一变,成为美图采访满天飞,新闻八卦不断的一线小生,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角色会给他带来如此之大的成功。“当剧组围在一起紧张等待试播的时候,我还在路上塞车呢,而第二天一早却有人打电话通知我说,我的福尔摩斯火了。”——在一次采访时,本尼特如是说。《神探夏洛克》的成功就像是一件意外的礼物。于是BBC公司当然乘胜追击,在2012年初又推出该剧的第二季,紧张刺激的剧情和每季只有三集的小容量吊足了人们的胃口。然而这一次淡定的却好像是剧组——下一季的档期已经排到了2013年,看来真是要让喜欢这位萌侦探的追剧迷们好等了。

这个福尔摩斯,很像是一个来自爱尔兰的蓝领工人,套个去年春晚开始流行的说法,非常地“纯爷们”。影片的开始,这个长得虎头虎脑的福尔摩斯阻止了一个类似邪教组织的现场犯罪。出场没有几分钟,他就展示了一番硬桥硬马的西式搏击术,扫清了一个把风的小喽罗看守的道路。这种展示肌肉的冲动,一直延续贯穿了影片剩下的部分。有《搏击俱乐部》一般的地下拳击比赛,慢镜头会告诉你福尔摩斯是如何灵活地击败了比他大好几号的对手,还会告诉你,福尔摩斯有结实的肱二头肌,更有优美的六块腹肌。尤其是码头造船工厂迎击一个秘密组织派来的超级杀手时,福尔摩斯要应对该杀手用一整艘船作为工具,来击打他和华生医生,上演各种打斗与闪躲,有种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扮演的著名角色)附体的感觉,唯一的区别只是没有那些神奇的高科技铠甲。

算起来,唐尼已是第76代福尔摩斯了——他的75个前任,留下的电影就有211部。但如果说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福尔摩斯的形象不外乎两个。
1939—1946年,一个叫拉思伯恩的家伙,连演了14部福尔摩斯电影,片中他几乎永远一副“格纹斗篷+格纹猎鹿帽”打扮。这套专用战斗装备,后来就跟超人的内裤、孙猴子的虎皮裙一样,成了注册商标。直到1984年,杰里米•布雷特颠覆了这个形象。他很少穿斗篷、戴猎鹿帽,因为他知道,在伦敦城里,这副打扮就跟“犀利哥”一样拉风,而作为一个侦探还是应该低调一点。他把福尔摩斯改造成了戴礼帽、穿燕尾服、手持文明棍的英国绅士,把这个侦探演绎地像奥黛丽•赫本一样优雅——布雷特曾因长得酷似赫本,得以在《战争与和平》中出演赫本的哥哥。他几乎一出现就征服了所有的侦探迷,如果说别人是在演“福尔摩斯”,而他就是“福尔摩斯”。

    无独有偶,不只是BBC对福尔摩斯重拾信心,好莱坞似乎也有心从这位老牌侦探身上再挖上一桶金。也许盖•里奇只是在某天夜读时偶然翻到了《福尔摩斯探案集》,又或者他从很早就对这位老派侦探的一本正经感到厌烦,总之在《大侦探福尔摩斯》中,拍惯了黑帮片的盖•里奇似乎打定主意要把这位侦探弄成一副亦正亦邪,黑白通吃的模样,联手小罗伯特•唐尼和裘德•洛,将福尔摩斯的严肃精干一举颠覆,生生改造成为一枚热爱卖萌搞怪,喜欢奇装异服,迷恋吗啡以及充满异域风情的美女的邋遢怪大叔。很难说《大侦探福尔摩斯》是不是充当了《神探夏洛克》的前哨,或者这部叫座却不叫好的片子让人们开始期待英国人自己的福尔摩斯,总之,这两部片子都收到了不错的效果。BBC制造出了一部潜力巨大的迷你剧,盖•里奇也收获了不错的票房。而福尔摩斯先生,当然也跟着又出了一把风头。

这些动作戏,恍惚间会让人有些困惑,侦探究竟是靠脑力来劳动,还是靠体力来劳动的呢?如果以前柯南道尔的小说,让人们的印象偏重于脑力的话,那这部电影一定是来提醒人们,做侦探也是一个体力活,体能不足,光抽烟斗研究科学,是没有用的。柯南道尔笔下那个潜心笔迹学,注意推理逻辑性的英国绅士,变身蓝领之后,就会因为没有接到工作,而烦闷到枪击墙壁,用子弹在墙上射出一些字母;性情也与冷静、沉稳之类的词似乎毫无关系,好像一个有人际交往障碍的怪人。而且他还对搭档华生的个人生活十分不满,似乎就希望华生陪伴在他的身边,甚至不惜对华生的未婚妻口出不敬。而他自己又对一个国际女神偷着迷不已,还要上演在屠宰场这样重口味的地方英雄救美的戏码。看着女主角身后一扇扇猪肉被工业革命带来的大机器麻利地对半切割开,福尔摩斯和华生都一脸肮脏地在猪肉林中挣扎,钟情于原著里那个形象的人,大概心中只会有一个词:情何以堪。

连盖•里奇也承认,布莱特无论是气质,还是外形,都最忠实原著。因此在选角问题上,相信里奇经历了和当年李白一样的苦恼: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而就在此时,一身钢铁战袍的唐尼找上门来。据说一开始,里奇嫌唐尼有点老,因为剧本设定在1889年前后,福尔摩斯35岁,而唐尼已经44了;但这点理由在《钢铁侠》全球热卖的重磅炸弹面前,是软弱无力的。何况唐尼为表诚意,更是只身前往里奇家中一夜长谈,两个不羁的男人就此一拍即合。

    比较这两版改造过的福尔摩斯,也许我们能够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首当其冲的,仍然是BBC改编剧一贯的高度忠于原著的风格。很难想象英国人会把属于自己的文学名著折腾得面目全非。虽然这个新的夏洛克生活在21世纪的伦敦,利用手机或DNA检测等高科技手段,而不是那些盛着花花绿绿的化学试剂的烧瓶来追踪犯罪线索,但是他仍然遵循着柯南道尔所发明的“演绎法”,痴迷于243种烟灰的观察和推理。如果说本尼特的福尔摩斯与传统的有些区别的话,无非就是他更迅速的思维或者更明显的怪癖。也许这个小眼睛的夏洛克对着镜头噼里啪啦说出一大串证据和线索的行为更像是《生活大爆炸》里的物理系宅男谢耳朵,但是他毕竟还是住在贝克街221号B的夏洛克——英国人是绝对舍不得让他们的国宝级侦探失掉任何不列颠元素的。英式的严谨、内敛、冷幽默,还有白金汉宫的下午茶、烟灰缸和女王,这些已经成为英国名片的东西仍然作为文化符号贯穿在影片中。

本文由影视影评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福尔摩斯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