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爱无声

- 编辑:br88冠亚官网 -

大爱无声

今天去影院观看了《拉贝日记》,这部电影前期的宣传并没有像《南京!南京!》那么无孔不入,我去观看之前了解到的,只是听闻是有《窃听风暴》中的一名配角演员来出演拉贝,有金牌配角Steve Buscemi的加盟,张静初也在其中饰演了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一名学生,另外还有在《鬼子来了》中表现出色令人印象深刻的香川照之。整部片子看完,第一感觉是描述比较客观,对于拉贝本人并没有出于第三方无谓的拔高,一个情节就是他充满自豪地接受中国政府赐予他的奖章,对于奉承他的话也怡然自得,诸如此类的小细节把拉贝刻划成一个极富人情味的可爱的小老头子,看起来令人感觉比较真实。另外一个细节就是影片通过道森博士的口说出外科医生罗伯特·威尔逊与拉贝之间看似不能相合的理由:他们两人都固执的无可救药。这些小缺点和个性,让拉贝先生的形象显得比较饱满。
  
  影片另一值得称道之处,便是通过旁人对拉贝先生印象的逐渐改观从细节处展现了他令人尊敬的原因。在影片中,拉贝的言行是比较尊敬希特勒元首的,一些史实中也可以得知,他常常对旁人说道“他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坚定的支持者,百分百的支持这一制度”。而极度厌恶纳粹的罗伯特医生一开始却对拉贝不以为然,他认为拉贝只不过是在会议上喝喝茶吃吃饼干,并不会负起任何的责任,他也会同妻子多拉一起离开南京。在与拉贝的相处中,他渐渐体会到拉贝积极工作,勇于奉献的高尚情怀。于是在他目送拉贝离开南京之时,才会动情地清唱起那首歌颂拉贝的歌谣。有一个资料是说,罗伯特医生给家中人的信件里高度赞扬了拉贝,说他是“在纳粹圈中高尚的人,有一副博大的胸怀,很难将他崇高的人格与他对希特勒的‘奉承’联系在一起”。
  
  另外,影片在这一基础上对当时的南京事件进行了合理的设想和构造,比如拉贝运用纳粹旗保护西门子工厂的工人,亲眼目睹日本军官的“杀人竞赛”,以及为保护在学院中的中国士兵挺身而出,与朝香宫鸠彦亲王极力交涉,又比如影片结尾处南京的百姓聚集码头,送别拉贝,这一幕虽然没有在史实中记载,但是我觉得无可厚非,正如导演所说,“他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事迹,没有人感谢过他,所以我在心里觉得应该给他这样一个送别,就特别设置了这个场景”。
  
  整部电影的叙事流畅,没有冗长之感,技巧娴熟,但也许正因为此,少了一份震撼,多了一些平庸,让影片仅仅只在比较优秀这个层面上偃旗息鼓,我觉得有些可惜。也许是原版有5个小时而最终放映剪辑的版本只有2个多小时的缘故,一些情节和人物显得难有充实之感。最明显的便是张静初扮演的琅书,影片中她的个人经历几乎与拉贝没有任何的交集,尤其是她与道森博士之间一段有些许暧昧意味的对话和情节,显得有些多余,也许在5个小时的版本里张静初的故事能得到更多的展现吧。另外拉贝与夫人的离别和重逢,情节的处理手法上有一些平实,结尾的整个镜头给人的感觉(从拉贝被日本兵押送,至南京百姓的码头送别)有些煽情和俗套,但还是令人感动,给人以美好的感觉和慰藉的。
  
  不知是何原因,影片在此就结束了,并没有展现拉贝回国后的个人经历,也许是之后拉贝在德国的遭遇还没有得到历史学家的盖棺定论,很多记录本身就是一个迷。我目前只在张纯如著的《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中得到一些关于拉贝先生回国后的故事,在这里略作总结。据拉贝的外孙女厄休拉·莱茵哈特提供的资料,拉贝在回国后兑现了他在南京所作的承诺,向希特勒寄去了信件和约翰·马吉拍摄的南京纪录片拷贝以及自己的手写报告,但是几天后,他却遭到了盖世太保的逮捕和审问,警告他不许再对这一主题进行演讲讨论和写作。之后的几年,拉贝的生活更为拮据,战后的岁月里,他更是受到了各方面比如苏联和英国对他的指控。拉贝晚年的生活境况凄惨,他们一家人挤在很小的房屋里,饥寒交迫。所幸,拉贝的困境传到了中国,大屠杀的幸存者为他筹集了钱与食物邮寄到他家中,直至拉贝1950年死于中风。
  
  《拉贝日记》中的拉贝先生让人肃然起敬,对于这样一位伟大的人,任何褒奖的言辞似乎都不为过。我很感谢这样一部较为客观的影片,能让我们回顾拉贝以及其他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所作出的卓越且不朽的贡献。我希望这部影片不仅仅是个开始,更是能够“抛砖引玉”,将那段历史更好地展现出来。
  
  “脉搏的每一次跳动---必胜的信念。
  日光的每一次来临---不尽的奋争。”
  
  这是拉贝先生十分喜欢的他的妻子多拉赠送给他的诗句,同时也是他人生真实的写照。

    今天去影院观看了《拉贝日记》,这部电影前期的宣传并没有像《南京!南京!》那么无孔不入,我去观看之前了解到的,只是听闻是有《窃听风暴》中的一名配角演员来出演拉贝,有金牌配角Steve Buscemi的加盟,张静初也在其中饰演了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一名学生,另外还有在《鬼子来了》中表现出色令人印象深刻的香川照之。整部片子看完,第一感觉是描述比较客观,对于拉贝本人并没有出于第三方无谓的拔高,一个情节就是他充满自豪地接受中国政府赐予他的奖章,对于奉承他的话也怡然自得,诸如此类的小细节把拉贝刻划成一个极富人情味的可爱的小老头子,看起来令人感觉比较真实。另外一个细节就是影片通过道森博士的口说出外科医生罗伯特·威尔逊与拉贝之间看似不能相合的理由:他们两人都固执的无可救药。这些小缺点和个性,让拉贝先生的形象显得比较饱满。
    
    影片另一值得称道之处,便是通过旁人对拉贝先生印象的逐渐改观从细节处展现了他令人尊敬的原因。在影片中,拉贝的言行是比较尊敬希特勒元首的,一些史实中也可以得知,他常常对旁人说道“他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坚定的支持者,百分百的支持这一制度”。而极度厌恶纳粹的罗伯特医生一开始却对拉贝不以为然,他认为拉贝只不过是在会议上喝喝茶吃吃饼干,并不会负起任何的责任,他也会同妻子多拉一起离开南京。在与拉贝的相处中,他渐渐体会到拉贝积极工作,勇于奉献的高尚情怀。于是在他目送拉贝离开南京之时,才会动情地清唱起那首歌颂拉贝的歌谣。有一个资料是说,罗伯特医生给家中人的信件里高度赞扬了拉贝,说他是“在纳粹圈中高尚的人,有一副博大的胸怀,很难将他崇高的人格与他对希特勒的‘奉承’联系在一起”。
    
    另外,影片在这一基础上对当时的南京事件进行了合理的设想和构造,比如拉贝运用纳粹旗保护西门子工厂的工人,亲眼目睹日本军官的“杀人竞赛”,以及为保护在学院中的中国士兵挺身而出,与朝香宫鸠彦亲王极力交涉,又比如影片结尾处南京的百姓聚集码头,送别拉贝,这一幕虽然没有在史实中记载,但是我觉得无可厚非,正如导演所说,“他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事迹,没有人感谢过他,所以我在心里觉得应该给他这样一个送别,就特别设置了这个场景”。
    
    整部电影的叙事流畅,没有冗长之感,技巧娴熟,但也许正因为此,少了一份震撼,多了一些平庸,让影片仅仅只在比较优秀这个层面上偃旗息鼓,我觉得有些可惜。也许是原版有5个小时而最终放映剪辑的版本只有2个多小时的缘故,一些情节和人物显得难有充实之感。最明显的便是张静初扮演的琅书,影片中她的个人经历几乎与拉贝没有任何的交集,尤其是她与道森博士之间一段有些许暧昧意味的对话和情节,显得有些多余,也许在5个小时的版本里张静初的故事能得到更多的展现吧。另外拉贝与夫人的离别和重逢,情节的处理手法上有一些平实,结尾的整个镜头给人的感觉(从拉贝被日本兵押送,至南京百姓的码头送别)有些煽情和俗套,但还是令人感动,给人以美好的感觉和慰藉的。
    
    不知是何原因,影片在此就结束了,并没有展现拉贝回国后的个人经历,也许是之后拉贝在德国的遭遇还没有得到历史学家的盖棺定论,很多记录本身就是一个迷。我目前只在张纯如著的《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中得到一些关于拉贝先生回国后的故事,在这里略作总结。据拉贝的外孙女厄休拉·莱茵哈特提供的资料,拉贝在回国后兑现了他在南京所作的承诺,向希特勒寄去了信件和约翰·马吉拍摄的南京纪录片拷贝以及自己的手写报告,但是几天后,他却遭到了盖世太保的逮捕和审问,警告他不许再对这一主题进行演讲讨论和写作。之后的几年,拉贝的生活更为拮据,战后的岁月里,他更是受到了各方面比如苏联和英国对他的指控。拉贝晚年的生活境况凄惨,他们一家人挤在很小的房屋里,饥寒交迫。所幸,拉贝的困境传到了中国,大屠杀的幸存者为他筹集了钱与食物邮寄到他家中,直至拉贝1950年死于中风。
    
   《拉贝日记》中的拉贝先生让人肃然起敬,对于这样一位伟大的人,任何褒奖的言辞似乎都不为过。我很感谢这样一部较为客观的影片,能让我们回顾拉贝以及其他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所作出的卓越且不朽的贡献。我希望这部影片不仅仅是个开始,更是能够“抛砖引玉”,将那段历史更好地展现出来。
   
   “脉搏的每一次跳动---必胜的信念。
     日光的每一次来临---不尽的奋争。”
    
    这是拉贝先生十分喜欢的他的妻子多拉赠送给他的诗句,同时也是他人生真实的写照。

谭飞
看完《拉贝日记》,体会最深的是暖色调里的“冷”——冷冷的天、武器、血,当然还有日本鬼子面对战俘的残忍眼神。作为对那段历史并不太了解的“劝架人”(王中磊语)后代,德国人傅瑞安-加伦伯特能把残酷史实表现得不走样,用西方人的人道视角切入,几乎没有过多渲染道德或人种优越感,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事了。
中国人拍“拉贝“一定把他当活菩萨拍,“恩公下凡”,但西方人不,该怎样怎样。拉贝最早也是一个对希特勒有幻想,对中国人不是很瞧得上,得了中国人民友好勋章还被人讥讽的主,他转变成一个人道主义伟大战士是一步步来的,有挣扎,有反复。当他把5万美金捐给“安全区”的时候,我认为他基本完成了升华。《拉贝日记》高潮出现在“拉贝带着老外手挽手集体要求日军把枪口对准他们”一幕,选择牺牲,是西方人的最后一步,也是最慎重的,那个时候的拉贝已经完全褪掉了一个商人的小精明一个中国通的小圆滑,把自己的生命跟安全区数十万人的生命交织一起。电影告诉了观众一个凡人怎么变伟大的全过程,这样的过程基本符合逻辑,合乎人性,令人信服。
可能有中国观众不能接受《拉贝日记》把结打在拉贝夫妇重逢热吻,围观百姓鼓掌上,认为那样太好莱坞了。但这毕竟是一部商业电影,请丹尼尔-布鲁赫、史迪夫-布切米这样的名演员和安排上述情节是一样的道理,它得迎合它的主要市场。中国演员在这样的视角里注定是配角,无论是张静初演的琅书还是袁文康那个角色,都不容易给人留下太深印象。跟陆川同龄的德国导演在对场面的调度上很熟捻,但对群众演员的指导、控制上还存在纰漏,部分群众演员的表情(包括平民、战俘、日军)跟电影情境明显不符。
编导在《拉贝日记》里也展现了德国式的智慧和幽默。比如拉贝让一大群工人躲在纳粹党旗下,躲过了日军的疯狂轰炸。又比如拉贝弹钢琴,威尔逊医生在一旁编歌讽刺希特勒、戈培尔。最传神的是遭流放的乔治-罗森在不得不向希特勒致敬时,找了一个音相近的词辛辣嘲讽“希魔“。德国人除了如实反映1937年底发生在南京的救赎故事外,弦外之音还包括“一个对纳粹有期待的德国商人抵抗日本暴行”“当年的德国也有铁幕下的争议、分歧”“希特勒也曾被一些善良德国人膜拜”等等,阐释空间很大。某些意象可能会让不了解南京屠杀的外国观众体会到另类黑色幽默。
有一个问题会一直萦绕既看过陆川《南京!南京!》又看过《拉贝日记》的观众,就是安全区里平民到底是谁挽救的?因为看《南京!南京!》你会自然得出结论,拉贝最后被纳粹召回,不得不走了,而安全区的平民们失去保护伞,连管家唐先生都被杀了。这个结论跟《拉贝日记》是完全相反的,《拉》片里拉贝连跟太太一起回国都不愿,毅然决然建立安全区,并准备肉躯挡子弹,最后在各国大使回南京,日军屠杀已有所收敛的情况下才走。《拉贝日记》显然得出了拉贝是当时南京城最大挽救者的结论,而《南京!南京!》否定了这一结论。我在早前的《南京!南京!》影评中作出了“‘拉贝是南京城最大挽救者’是‘偏门舆论’”的预判,现在看,这件事更像一桩“罗生门”,其中的是非曲直,不是写影评的我能了解清楚的,留待史家提出证据辨明。

本文由影视影评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大爱无声